採訪前幾天,Ariel與同事到天津車廠出差,大夥人正對樣車的舒適感感到疑惑,遍尋不著原因,便邀請在場唯一女性Ariel也試騎看看,「試騎也覺得不好騎,請他們提供尺寸圖,一看便發現這不對呀!以人體工學設計角度來看,小腿到地面450mm才是最合適,這尺寸圖標示只有420mm,難怪不舒服」Ariel發聲。大夥人加上一本厚3cm的書,一騎上樣車,不適感便消散。

「已經一年半沒碰設計了呢」Ariel笑著說。現年29歲的Ariel,談起設計,思緒回到12年前一切的起源。

 

初入門,對產品設計的癡狂

Ariel騎著ofo於巴黎街頭

現任大陸ofo小黃車的供應鏈總監並負責海外拓展事業的Ariel,起先加入ofo,並非是供應鏈相關,而是產品設計部門,ofo 3.0版本的車款,便是出自Ariel精巧設計。

 

17歲時,看見一位意氣風發設計師站在他所設計的德系超級跑車前於設計雜誌扉頁裡,Ariel便起心動念:「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在雜誌裡,站在自己設計的跑車面前。」

 

對設計充滿高昂熱情,大學便選擇產品工業設計就讀。大三時一組廚具設計獲得德國iF設計獎,也因此順利進入北科大(臺北科技大學)就讀工業設計碩士。指導教授是從德國留學,也恰巧學校有德國學校交換機會,便在碩一下學期前往有深厚淵源的「德國」當交換學生。

 

「歐美教育跟台灣教育還是有一點點不同,德國老師總是給你一點東西,並透過引導,讓自己激盪更多東西,台灣也是有(這樣方式),但德國更甚」Ariel説。也因此,一學期的交換,不足以Ariel的求知慾,便謀一車廠實習職。再個半年,Ariel直接考個研究所,再深根德國教育環境,專門研究無人駕駛車的共享經濟,也為她後期的職業生崖奠定了一定的基礎。

 

峰迴路轉?這不是我的地方

Ariel 於2014年世足盃舉辦時,在德國隊取得冠軍當下夥同朋友於街頭慶祝

畢業之後收到德國offer,對於留在德國工作Ariel卻說:「寫論文的最後半年,因為心境的問題感到非常痛苦,即便收到offer,卻不想再留在德國。同時也看到許多中國近幾年發展不錯的資訊、報導,便決定前往大陸工作,也離台灣比較近。」

 

「剛到大陸,待的不是一線城市而待的是二線城市。」Ariel説,一家由仿生學之父-Luigi Colani(路易吉·克拉尼)的德國設計師開立的設計公司,Ariel很是興奮地說,「大學時,很喜歡仿生設計的概念,還設計一款仿生珊瑚的衣帽架呢!所以得知Luigi Colani在江蘇有設計學院,便直接去這(工作)。」

 

9個月後,Ariel離開江蘇,打算前往北京清華就讀博士。Areil感概地說:「很喜歡大師並想繼續學習更多,但在(江蘇)這很有地方色彩的文化小鎮生活過,會希望未來能到更多元文化包容的大城市體驗工作與生活。」因此,前往大陸大都市,北京就是首當之選,也在這動態之中,意外與ofo接上線。

 

乘上風口,一個選擇讓我攀上高峰

2015年,智慧單車在中國風起雲湧,對交通工具的設計有濃厚興趣的Ariel自然是個好切入點,卻在這當中,看見ofo - 共享單車。

「一開始是準備在清華讀博士,但同時也在看北京一些互聯網公司。智慧單車在那時很火,但相對技術門檻也相對高,而共享汽車在德國發展挺不錯,因此我想共享單車在北京是可以發展的。」Ariel説。眼見共享單車高度發展的可能性,於是博士也不讀,也不顧當下拿到許多智慧單車的offer,便毅然決然在2016年1月,加入當時不到50人、A輪募資剛結束沒多久的小公司-ofo。

 

「在德國汽車車廠實習時,都是設計未來5到10年的車款,時間週期拉得很長,而在ofo,其速度很快,生產週期短,2-3週設計產品,約莫120-150天,就可生產好新的單車款落地。」擔任產品設計部門的Ariel説。加上人力尚不足以應付多面向事務,Ariel經常一人除設計車款,更直接下到工廠跟工人和技術人員們討論生產細節,經常是凌晨3、4點睡覺,5、6點起床。

 

從事設計,為的是有一天做的產品被更多人知道!」Ariel説,而這夢想在ofo實現了。ofo 3.0版本的車款,在C輪融資發佈會宣傳,此一版本車款在公司運營成本大大較低,帶來很多優勢及塑造很多品牌價值,而這是在國內設計部門Ariel最後一個作品。

 

踏出海外,開拓新格局下的蛻變是痛苦的

「後來不太做設計,覺得每天8小時沈浸面對電腦,沒有跟人溝通。我喜歡與人溝通,設計希望變成愛好」Ariel在過去與廠商斡旋後的新想法。在設計部門時,也肩擔起與腳踏車廠商間的談判合作,起初不是被廠商拒絕,就是合約上被佔了便宜、吃了悶虧,但從中也激起Ariel不服輸的心理,「我不可能吊死一個樹上,所以我不會只有一個廠商。一天見8到10個廠商,一個個聊,溝通過程中,就可以學到更多東西。」Ariel在上個談判失敗,下個運用新策略說服。整整3到6個月,都是與廠商周旋,期間還要跟律師、財務貿易、保險諮詢等公司溝通,讓Ariel更不甘於自己只有設計產品能力,而是在商務談判能更深耕。


Ariel於2018 ofo年會

2016年10月,ofo進軍海外,Ariel便肩負起這重責大任,轉至海外事業供應鏈部門。Ariel談起職業轉換說:「一生當中會遇到很多事情,職業跑道轉換會讓你見到更多的事情,思考更多東西。以前更多是跟技術人員溝通,現在則是對身家上億的老闆與前500強企業的高管溝通,就可以看見很多不一樣思維,包括對待事情、工作的態度、對職業的想法,自己也有很大一部分的改變。」

 

公司逐漸壯大,資金也取得更多,運作朝著大組織規模前進,而身為供應鏈總監,也得面臨每次融資後新來主管的質疑。Ariel在自身管理上表示:「希望大家都要成長,所以每個人都要經歷過整個流程、整個環節,像之前自己一樣做全方位人才,成長才快 。而新的管理層就會覺得這樣的方式不可行,萬一這人走了,不就整個部門垮了」。在公司尚小的工作模式,論擴及至日漸龐大的組織,Ariel不得不臣服管理學的角度 標準化(SOP): 一個蘿蔔一個坑,這個人走了,可以有人來替代馬上,而且可以輪崗,一個人做一個區間的事。此外,公司極速發展中,難免存在內憂外患,對外,同行競爭;對內,利益權衡,不禁讓Ariel思考做事外,得注意後果會否造成與人關係破裂,實屬小心翼翼。「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Ariel對於工作心法如此說道。

 

工作之外的生活,也隨著公司發展有不同面貌。工作全速發展時,感情上也碰到些小問題,Ariel説:「剛開始太累,每天睡不到幾小時,又自己常在出差,對對方的關心很少」,而現在公司發展漸趨穩定,Ariel的自身時間管理也履順許多,也不禁思考結婚議題,「看許多女性,好像生了小孩,事業發展更好,可能為小孩子更加努力吧!」Ariel打趣地表示。但這也是Ariel腦中思考的問題,尚未在待解決清單,因為事業發展正尋覓另一個突破點,成為眼前首要解決之大事。

 

在那之後,頭頂天花板的我該何去何從

Ariel談到人生想法:「追求職位的變化,目標希望往更高處爬!

只是,現在似乎不易實現,公司發展進入成熟期,職位是否能在快速往上升,便有些困難,再者,自身已經擁有些東西,害怕失去之心,無法像先前勇於闖蕩,做起事來也特別小心,使Ariel直言:「有點天花板的感覺」。

迷惘、欲突破現狀以及希冀事業再攀下個高峰,Ariel沒個準,但下一個夢想醞釀仍不停歇,「35歲,希望自己創業的公司市值達500億美金;40歲,榮獲諾貝爾經濟學獎」Ariel笑著對自己下戰帖!回歸自身能力尚有些不足,希望自己更加熟稔國際市場戰略佈局及了解財務把控,Ariel便報考北京大學MBA,打算在各式課程中,系統化學習新事務。

Ariel認為 實戰中的經驗 vs系統課程學習
實戰中的經驗:學習很快,但那是自身經驗,沒辦法真正落實在任何條條框框下再次運用,因為這是過去一己的經驗
系統課程學習:很有規律了解到事情全貌,在空間時間的運用就可以更快以及避免任一風險的存在

 

對職涯工作的建議:

  • 機會是可遇不可求,努力可以達到目標,而選擇又比努力重要。要做出好的抉擇,得把自己的眼光放長遠,期間更需多搜集資料、多和人聊天、跟前輩聊,聽聽他們的想法,以及從自身培養的愛好汲取出謀略眼光

  • 有目標就是要達到,竭盡所有可能。但,也是有可能,設定的目標始終無法達成,而後理解到那可能不是心目中最重要的目標(Ariel打趣笑說,減重大概就不是她心中最重要的目標,一直失敗)

  • 階段小目標完成後,回頭看看是否是自己想要的,再為自己未來畫新藍圖。有遠大目標也須活在當下,只有把手上的事情做好,下一步才能發展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