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偶然地下午,忙碌如常。小編的fb聊天視窗突然彈起,關注mit.Jobs的友人,分享了一則來自東森新聞的訊息。

「誰要回台操到死!」哪來這麼偏激的標題。台灣的媒體為吸引閱聽,標題、內文,往往極近誇張之能事,但撰文的記者卻往往又沒有親身的海外經驗。那麼,究竟事實的真相是什麼呢?

好在這位「楊姓技師」也是資深網民,mit.Jobs在全台最多「婉君」出沒的PTT上,幸運地找到他的蹤跡。以下,就是楊法雨(Fayu)先生,在加拿大海外職涯的親身經歷分享。

 

海外求職,語言能力仍為基本條件

「和一般在台灣成長的求職者不同,我很幸運地,在高中時代就以國際學生的身份來到加拿大求學。也因此,不必在求職的同時,還要去克服語言甚至文化的隔閡。」訪談的一開始,楊法雨如此提到。而這也揭示了海外求職的最基本條件—語言能力。縱然工作文化可以逐漸適應,但語言能力卻是溝通的基礎。此一要件,日後也不斷出現在楊數次的求職經歷當中。

Size fit 600 fayuyang 01

照片:與保時捷合照
提供:fayuyang

「例如Porsche (保時捷)的面試好了。當時 interview 我的,除了兩位部門經理,還有就是我的 Team Leader。主要發問的是那位 Team Leader,而他最要求的,就是英語的書寫和口頭溝通的能力。」楊法雨說到,「保時捷是做事嚴謹的德國車廠,除了能把車修好,公司也要求記錄每一輛車子的維修履歷,以便其他的技師接手維修,以及個案的教育訓練。因此,把英文寫得最起碼讓其他的技師也看得懂,就非常地重要。」楊法雨表示,公司甚至對於維修細節的書寫,都有詳細而嚴格的規範。

 

尊重專業技能的價值觀

至於一般人所認知的那個打造世界級跑車的保時捷,又是怎麼面試員工的呢?楊法雨告訴我們,「當時,雖然我已經在Subaru工作一段時間,但日本車和德國車有本質上的不同,我的Team Leader也知道,我會有一段時間必須要從頭學起。因此比起專業的細節問題,他更多是在確認我對於汽車的概念,以及修車的興趣。」由此,其實也可以看出國際大廠的人才政策,是採用「選拔有潛力者加以專注培養」的正面態度;而不是只一味地要求來了就是能上陣打仗的「即戰力」

除了基礎的英語能力,在楊法雨的經歷過程裡,他最推崇的,還是國外對於專業人才—特別是技職人才的尊重。那是一種真正「行行出狀元」的價值觀

楊法雨提到,本來在大學以前,他一直以為自己有興趣的會是寫程式。也因此大學時就考取了資訊、軟體相關的科系。然而,接觸地越深,他越發現自己真正有興趣的不是坐在電腦前十數小時編寫代碼、解bug,而是真正動手做好一件事。

「我一直對汽車也很有興趣。」也因此,他轉投汽車維修相關的科系,進入加國的教育體系,學習自己有興趣的專業。值得反思的是,這在台灣,起碼以大部份「望子成龍」的社會價值觀來說,放著「舒服的辦公室工作」不做,而去投入「整天在油污裡打滾的黑手工作」,應該是不太可能允許發生的。

在學生時期,雖然實習並非必要,但一方面為了累積經驗,一方面也享受著以自己興趣為職業的幸福,楊法雨開始實習工作。對於初出社會的年輕人,現在的他回想起來,也建議:「的確,一開始薪水不是最重要的。特別是汽車維修這一行,非常地看重經驗。也因此在一開始,其實我也做過一、二份,短暫但沒有拿薪水的工作。」

不久以後,楊法雨加入一家由台灣人在加拿大開的汽修廠。車廠的老闆是老一輩的移民,在加拿大歷盡艱辛。也因此,雖然管理極為嚴格,但技術功底非常深厚,讓楊法雨累積許多實務操作的基礎;薪水也來到每月1,700 - 1,800加幣之譜,換算成台幣也將近有60k的月薪了。同時,加拿大吸引留學生留在國內發展的政策,也讓他順利取得工作簽證。

當時,介紹楊法雨這份工作的,也是日後引薦他進入保時捷的好友。這位貴人好友也是台灣人,值得一提的是,這位好友更是在高中就已經幫自己的車更換傳動箱的高手了!「他是我見過修車最有sense的人,」楊法雨說到,「但是如果是在台灣的話,或許我們就很難有這樣自由的成長機會了吧!在國外最可貴的,其實是他們對於每個專業技能的尊重。這是台灣企業或者說社會價值觀所普遍欠缺的。」

就這樣,楊在經過2年的歷練以後,跳槽到速霸路(Subaru),不久後又經友人的介紹,來到保時捷。「到了Porsche以後,又是完全不同的學習。」楊法雨提到,歐洲車,特別是德國車,從一開始的設計概念就完全不一樣。「當時每天幾乎都待到很晚,就為了學習Porsche的車。」楊法雨說。

Size fit 600 fayuyang 02

照片:資深技師傳授汽修技術
提供:fayuyang

 

強調樂於分享的師徒制文化

就這樣從台灣人開的汽修廠,經歷日本車廠,再到德國車廠,在企業文化和管理制度上,有什麼可比較之處呢?楊法雨提到,或許是因為多倫多本就是一個民族大鎔爐(多倫多為北美華人最多的城市,其次才是紐約和洛杉磯),工作上的磨合反倒不常來自於文化背景。這或許是因為大家都已經習慣彼此的特異性了。「但是汽修這一行的學長學弟制,或者說師徒制,有時才真的需要去適應。」他說道。

「Porsche的薪水算法,是flat rate的方式。也就是能夠在同樣時間內解決越多問題的技師,其薪水自然會越高。」楊法雨解釋道,「雖然新進員工在一開始,由於還不熟悉自家車子的結構,領的是固定薪水。但是這樣的情況,就有一些比較資深的師傅,認為菜鳥應該多跑跑腿,用服務的態度來換取老鳥的提點。」而這樣的潛規則,其實在以「學徒制」為主要技職培訓體系的德國車廠,也更加地被強調。

「另外就是,還有一些老師傅,怕你賺得比他多,就不願意跟你分享他的祕訣。」楊法雨說到,對於這樣的工作環境,「樂於分享,與人為善」是不變的原則,也是公司制度所鼓勵的方向。

 

結語—讓更多人看到外面的世界

聊到對於目前生活以及職場的看法,楊法雨特別強調:「接受採訪並不是為了炫耀相當於12萬元台幣的高薪。我熱愛台灣,不會刻意去批評。而是希望透過自己經驗的分享,讓更多人能夠知道外面的世界,起碼是自己親身經歷的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

他指出,雖然像是保時捷這樣的高階技師,在台灣也能夠有不錯的收入。但是,加拿大與台灣兩地的工作文化和生活品質卻有著極大的落差。「雖然未曾真正在台灣工作,但卻往往我在剛上班的同時,有許多,而且越來越多的台灣友人,還沒下班。」算上時差,這些朋友起碼連續工作12小時以上。姑且不論楊法雨個人的朋友代表性有多高,但從他經歷,也可以歸納出國際知名企業對於人力資源的態度—人才是「值得投資的資產」,而不是「必須削減的成本」

那麼,12萬元的月薪,足以維持在多倫多的高消費水平嗎?關於這點,楊表示會覺得「國外東西都很貴」,多半來自旅遊或留學時的消費印象。一旦開始賺取當地的薪資,就會覺得其高物價有合理的消費力來支撐,生活上並不勉強。事實上,老外重視生活品質,沒有亞洲企業的加班文化。每天工作與生活均衡,一年中還有長時間的年假,但員工在獲得充分休息之後,往往工作起來更有效率。這樣的管理思維,才是台灣企業和工作者所應該學習的。

 

【專欄作家募集中】
mit.Jobs Blog 即日起擴大徵稿及固定專欄作家,邀請居住在全球各地、各種國籍與職業的作家,發表你最真實的海外工作生活觀察與趨勢觀點。中英文皆可,請將您的word檔案格式稿件或部落格連結/作者簡介/聯絡方式/通訊地址寄至yvonnechiu@mit.jobs。

 

【Call for Stories/Submissions】
mit.Jobs Blog is now looking for new writers and regular columnists to join us, regardless of nationality and occupation. Writers who have special stories, perspectives, observations about their career, overseas experience, for instance, are welcome to share stories here with our readers! Writings both in English and Chinese are acceptable. Please submit your articles or your blog link to yvonnechiu@mit.jobs with a brief introduction of yourself, your contact and mailing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