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的英文能力

英文不好可以去打工度假嗎?在出發前,這個問題一直在我心裡面徘徊著。但來到紐西蘭目前已經 8 個月了,目前也活得還可以,還沒被語言能力這件事給打垮。

在分享感想之前,先來說說我的英文能力吧!這樣比較容易讓大家參考,在台灣念大學的時候,學校開始要施行「英文畢業門檻標準」,當時我去報考了多益,猜到了 200 多分(全部都猜 C 的人可能也有 280 分吧),很不幸的因為才剛開始想要實施還沒落實,所以多益只有 200 多分的我,竟然就這樣被放出籠順利畢業了。

畢業後出社會工作 4 年來,也是完全沒使用過英文,打工度假到現在老實說還沒遇到英文比我還差的華人,也被很多人笑過我到底是怎樣在這生活的,所以你要是也有相同英文煩惱的話,希望我的分享能幫助到你。

 

初到紐西蘭

來到紐西蘭後,剛開始找工作並不順利,網路上的資訊只能依靠 Google 翻譯,跟香港室友去 walk in,填表時填了名字之後,其他一個字都看不懂。「我在這到底要怎麼生活下去呢?」就金錢方面在紐西蘭短暫生活不是問題,畢竟在台灣出社會一段時間還算有存款,但我不想在基督城混一個月就這樣回去啊。

放棄了找工作我開始一個人踏上了旅程。第一次訂 BBH 的時候互相都聽不懂對方說什麼,最後以 See you tomorrow 做結尾,住宿的地方沒有一個華人,我自己躲在房間裡面不敢出門,想要領錢卻忘記帶到手機翻譯,最後哭喪著臉讓室友陪我去領錢......

我還有什麼能力呢?在遙遠的南半球只有自己一個人,我真的很害怕......但房門還是得踏出去,飯還是要吃,語言不行沒關係,我至少還有點廚藝,第一次在 BBH 分享給陌生人我煮的食物時,我心裡澎湃到快要炸開,隔天對方也用很好的食物作回饋。

回請我的法國男孩對我說:「不要害怕,你英文再差,還是要不斷地開口說,說錯沒關係,但是千萬不要不開口。」

當時懵懂地點點頭......但心裡知道自己對於旅行這件事的心態,已經從「英文不好也可以旅行」轉變成「我想要認識更多人聽他們的故事」。於是我再一次開始找工作,我想在這裡完成 1 年的打工度假,我想學習好英文。

 

我不是自己一個人

重拾相信人的心,也是我最大的收穫之一。打工度假的氛圍很奇特,或許是在異鄉沒有太多表面的包袱,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好,「怎樣把今天過得更好」,是我每天睜開眼睛的第一個念頭

草草的結束第一份工作後,我發燒了。但我很清楚這只是心理壓力所產生的不適,這時候在紐西蘭第一個認識的朋友出現了,就是前面提到的香港室友,在基督城分開的我們又在基督城相遇。我一直處於暈眩想吐的狀態,看到她的瞬間,不適感少了一大半,力氣也漸漸恢復,當她笑著說我幹嘛要自己一個人到處旅行,當時是我心裡面最好的安慰。

在紐西蘭生活到現在,有些朋友或許只是一面之緣,或是只是認識幾天,但總是在我摸不著邊的平靜外表下,內心其實恐慌得要死的時候拉我一把。

有時是一碗有家鄉味的熱湯、有時是一塊牛奶巧可力、有時是開車來找在路上閒晃的我、有時是一塊點心、有時是說著我煮的菜好吃時、有時是一句打氣的話、有時是教我英文......。

因為這些很棒的人、很棒的事情,讓我瞭解為什麼這麼多人會這麼喜歡旅行,也因為這些事情讓我對台灣的一切更感激,開始回想以前在台灣就曾經擁有,卻一直被我忽略的事情,媽媽也因為我出國開始學用 Facebook,我對她講話也變肉麻一點,這都是以前沒辦法想像的。

 

關於找工作

英文不好沒關係,但資訊很重要,運氣也很重要。英文好的人不一定找得到工作,但英文不好的人就得比別人更積極。

找工的方式有 walk in、仲介介紹(也有華文仲介)、室友介紹。我個人推薦可以找果園的工作,因為在果園裡實在有太多不同國籍的打工度假夥伴,只要你敢開口,一邊採果的同時絕對是最好練習的機會,我自己本身是不敢開口類型的,一開口就會被自己的緊張給淹沒,但也透過在果園裡很多華人朋友,教了我不少英文。

 

CCEL 語言學校

在果園工作的時候,我對自己英文進步的速度趕到慌張,當時每天晚上都在學習,睡夢中也在說英文,看到英文母語人士一樣抖得很厲害,心中一樣不由自主地想依靠華人,也對自己的學習方式感到質疑,所以在果園結束工作後我決定要去唸一個月的語言學校,去的時候心裡也清楚一個月對於進步不會有太大的成效,但內心的執著已經讓我不想去思考這些問題。

紐西蘭的語言學校很多,仲介也很多,開的價錢也差距頗大,最後我選擇了 CCEL。CCEL 在基督城算第一名的語言學校,裡面的學生大多也是之後要繼續往上唸大學的,也有一些被父母送來學習的學生。

入學第一天能力分班,我選擇的課程是 General English,從 100 班到 600 班分 6 個等級,有人說這可以當作雅思的分數參考,考試結果我的口說是 400 分,其他文法閱讀等等只有 200,所以我被分到了 300 班。在過去 3 個月的訓練讓我比其他同學更快進入學習狀況,但一個禮拜之後本身的實力差距就明顯表現出來了。同學們過去所累積的不會被遺忘,而我的單字量太少、文法概念不好,所以開始顯得有點吃力。但這也是我想要的,透過測驗,可以正視自己的缺點。

到底該不該唸語言學校?我在尋找語言學校等資訊的時候,看到很多類似問題,對我來說語言學校就是花錢買環境的一個地方,因為能力分班所以班上同學程度跟你差不多,你不用怕講錯,只要訓練自己敢講就可以。

雖然我在語言學校裡遇到蠻多中國人跟台灣人的,但大多人都蠻有默契地用英文溝通。以我自己的看法:你只要有辦法多益考到 500 以上,除非你要唸書,不然就不用花錢去唸語言──因為有辦法考到 500,就代表有基本的文法及單字量,剛開始出國不懂,只是還沒習慣以及不敢開口,基本生活是沒問題的!

此外,語言學校的語速因為是教學關係,我自己覺得慢了許多,所以如果要更進步與適應,還是把自己丟到工作環境去最好,適應不同國家的腔調,對自己未來的適應彈性也更大。

那英文能力跟我差不多的人呢?我目前也沒有解答,透過語言學校讓我更清楚自己的不足的地方,在旅行中我也遇過,起初在 200 班,經過半年就去唸大學,現在在紐西蘭工作的人。但這背後的努力想必是很難以想像的。

出國前最常聽到的就是:到國外後自然就會英文了。但事實就是對於一個已經 20 幾歲的人,已經沒有「自然就會」這件事情了,你得努力去學習、吸收,才會真的進步。

 

第一份沒有華人同事的工作

3 個月前透過室友介紹,找到了我在紐西蘭的第三份工作。由於我是頂替室友的工作職位,所以在室友離開後,我得自己面對 Kiwi 及島民同事們,唯一可以跟我講中文的,就只有辦公室的中國小哥。

工作的時候,大家溝通的工具比起口說,更常用的是肢體語言跟感官,雖然在很多事情上不是這麼的方便,但有時反而可以感受他們對我最確切真實的看法。

起初每天都擔心自己默默的被 fire 說不定還搞不清楚狀況,但後來隨著工作狀況越來越好,大家對我的態度也慢慢轉變。

我只能說,過去的累積成就今天的自己:我用自己在台灣訓練到的察言觀色能力,在對方還沒開口前,就先推斷出可能要做的事情,腦袋有個方向,自然就猜得比較準。此外,用真誠正向的心態對待每一個人,觀察他們的需求,自然的對方也會對你好。

雖然語言不通,但我沒被上司嚴厲的責罵過(也可能是因為罵了我也聽不懂),但這也讓我思考:有時候人類是不是被語言遮蔽了應該注意到的東西?語言是一個很方便的工具,可以幫助我們加速事項的進行,但同時語言也常帶來傷害。

仔細想想,在這地球上非人類的動物,肢體動作都蠻豐富的,鸚鵡開心的時候左右搖擺點點頭;小狗生氣的時候咬牙切齒的模樣;動物們肚子餓的表情似乎大同小異,人類似乎是唯一不用怎麼動身體,就可以出聲音表達的。語言雖然是我最不擅長的工具,但很神奇的也讓我避開一些不好的事情,反而遇到一群對我很好的同事們,工作雖然很累,但我也順利做完 3 個月了。

 

不好的事件

英文不好,你依然可以旅行、可以結交朋友。但在遇到危險的時候你可能只能當吃虧的一方,撇開一些不便不談,我曾經在工作中發生一件危險的事情。在做第三份工作的時候,我被搬貨的堆高機(forklift)撞了,司機的本身問題這就不討論,但後來的結果是司機把責任過錯的推向我。

我為什麼會知道呢?因為我們部門 Meeting 的時候我都會習慣錄音,我只知道我的名字被拿出來討論,司機很慌張地指責我,但我什麼話都沒說因為我聽不懂,後來透過錄音才知道原因,但我也無力反駁了,畢竟當時的目擊人只有一群打工的學生,而慶幸的是我人沒有大礙,當晚覺得委屈哭一哭完後還是得恢復。

 

繼續旅行

我在紐西蘭的打工度假還沒結束,路還是得繼續走,英文一樣讓我很慌張,跟外國人說話一樣會緊張得說不出話來,覺得自己最不好的地方就是對自己沒有信心,還沒有辦法完全接受每個人因為生活環境條件等等本身就會有所不同這點,我想接受自己或許是最難的一個關卡吧!

但還是想對自己說:不要讓英文變成你往前走的阻力。也希望我這段時間的經驗,可以給有相同困擾的你參考。

 

【本文已獲得授權,轉載自多益只有200多分的我,在紐西蘭打工度假8個月──別讓語言限制了你的旅程 by Chan ying,原文出處 換日線CROSSING

 

【專欄作家募集中】

mit.Jobs Blog 即日起擴大徵稿及固定專欄作家,邀請居住在全球各地、各種國籍與職業的作家,發表你最真實的海外工作生活觀察與趨勢觀點。中英文皆可,請將您的word檔案格式稿件或部落格連結/作者簡介/聯絡方式/通訊地址寄至yvonnechiu@mit.jobs。

 

【Call for Submissions and Columnists】

mit.Jobs Blog is now looking for new writers and regular columnists to join us, regardless of nationality and occupation. Writers who have special stories, perspectives, observations about their career, overseas experience, for instance, are welcome to share stories here with our readers! Writings both in English and Chinese are acceptable. Please submit your articles or your blog link to yvonnechiu@mit.jobs with a brief introduction of yourself, your contact and mailing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