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Blockchain)是一種利用網路達成的分散式、去中心化的資料運算、保存平台,也是紅遍半邊天的比特幣 Bitcoin 底層所運行的技術,雖然近幾年區塊鏈技術應用的主流討論仍然圍繞在金融產業,但其實包含物聯網、電力產業、保險業等有越來越多跨產業的應用正在發生,也讓區塊鏈技術被譽為建構下一代資訊架構的關鍵技術。剛在2016年底獲得由 Cherubic Ventures(心元資本)領投以及 WI Harper Group(美國中經合集團)Digital Currency Group(數字貨幣集團)等其他知名天使投資共170 萬美元種子輪資金的 Bitmark 就是其中一間試圖使用區塊鏈技術解決數位資產交易問題的新創公司。 mit.Jobs 這次特別專訪到 Bitmark 創辦人暨執行長 Sean Moss-Pultz (以下簡稱 Sean),和我們分享 Bitmark 成立的初衷、 致力解決的問題,找尋的團隊成員特質以及未來的發展願景。

 

將數位資產所有權還給個人

想像有一天,你的睡眠模式、步行數據以及運動資料等,都能夠自由地捐贈給學術機構甚至是販售給公司,不再讓像是 Facebook 或 Google 等第三方平台獨佔所有用戶資料所產生的利益,將數位資料的所有權還給個人,讓個人數據(personal  data)產生更大的價值,這就是 Bitmark 的終極願景。但第一步,Bitmark 決定先從能夠登錄且準確追蹤數位資產所有權的資料系統開始做起。

Bitmark 的概念始於一次深刻的個人體驗,Sean 回憶:「我時常台美兩地跑,有一次飛機遇上亂流,我突然間想到我有很多數位資產,卻無法直接留給我的小孩。我突然意識到,在未來,每個人擁有更高比例的數位資產是必然的趨勢,但每個人擁有的掌控權卻那麼少,這顯然是一個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之後,Sean 就時常思索應該如何解決這樣的問題,當時他與身邊的幾位朋友都很著迷於 Bitcoin 背後的技術以及去中心化的理想,有一天他的同事(Casey)建議何不拿區塊鏈(Blockchain)的技術來追蹤以及認證每個人的數位資產?突然間,Sean 看到了一個全新的發展方向。

Sean 認為,所有權的概念可以說是許多當代社會經濟發展的原動力,如果追溯歷史的發展,所有權的概念有過很多不同階段的演化。在很久以前,只有國王和教堂能擁有土地,個人無法擁有土地只能承租,這造成人民生活的不穩定感,因為別人隨時有可能把你的土地奪走,你無法為未來做計畫,於是他們開始反抗政府與貴族,並在19 世紀初漸漸確立土地所有權的概念,同時,智慧財產權的觀念也開始萌芽。知識在此之前也並不歸於發想人的所有資產,專利原來是特許權的概念,像是菸酒和糖的專賣權,這讓多數人感到不滿,智財權因而開始興起,保護發明家的原創心血之作,因此促進了更多人投入創新,帶動整體社會的經濟發展。

如果仔細思考,我們早已邁入了資訊化時代,當我們看似擁有越來越多的數位資產,其所有權的認證與保護,交易與轉讓,明顯需要更安全更準確的機制與系統。Sean 說明 Bitmark 所試圖解決的問題:「很多人都知道大數據非常有價值,個人所產生的個人數據(personal  data)難道無法創造價值嗎?所以我們使用區塊鏈技術,讓每個人有能力去擁有與掌管自己所產生的數據資料與數位作品,但這一切的根本是一個完善的數位財產系統。」

 

產品初期策略:聚焦在創作者與研究者族群

Size fit 600 2

照片說明:Bitmark 創辦人暨執行長 Sean Moss-Pultz

 

數位資產所有權這樣的議題是極其廣泛的,在思考商業市場切入點時,Sean 說:「雖然終極願景是每個人皆可使用,但我們決定從擁有最強烈的需求與痛點的使用者開始,誰最因無法認證數位財產的所有權所苦?」Bitmark 的結論是數位內容創作者以及研究人員。

許多人在不知不覺中其實早已成為各大平台的數位內容創作者,像是每天上傳至 Instagram 與 Facebook 那些數以億計的照片,由用戶創作的平面設計與影音作品,在這些平台上廣為流傳,我們讓平台擁有了這些資料的使用權進而獲取龐大的利益。

雖然對於希望以此獲利的專業創作者來說,已經有許多圖片或是影音素材庫的平台供他們販賣自己的作品,但是那些動輒抽取近八成利潤的平台靠著創作者壯大,而多數創作者卻無法在平台之外生存,沒辦法培養自己的顧客群,也沒有跨平台認證數位資產所有權的能力。Sean 進一步解釋:「好比說,如果你寫了一本書在亞馬遜出版,在亞馬遜購買書籍的人們是亞馬遜的顧客,這些顧客並不等同於變成你的顧客。作為一個創作者你要的是可以直接販售給自己的顧客的能力,取得更好的報酬與保護,Bitmark 讓你做到這件事。

另外一群會需要 Bitmark 服務的使用者是學者及研究人員,他們的工作需要研究到許多個人資料,像是公共衛生研究的領域,「我們曾經和美國公衛領域的教授聊過,每個人的手機裡都有很多健康、運動以及睡眠等相關數據,這些數據對於進行相關研究的人其實非常有價值,但問題是研究人員要怎麼知道誰有這些資料,又該如何拿到許可?」Sean 進一步分享了一個這樣的使用情境,IFTTT 是一個串聯許多網路服務的自動化工具,Bitmark 之後也會與其合作,這將允許使用者自行設定,「當我在哪一個社群平台刊登照片時,也自動在 Bitmark 平台登錄, 並同時設定以多少價格進行販售」,長期更希望能做到的串聯像是「如果有新的睡眠資料進來,就捐獻資料給相關研究人員」這樣的指令,這一切在設定好之後都將會是自動化的, 「我們的長期目標是讓所有人都可以從自己創造的資料與內容中獲利。」Sean 眼睛發亮地說。

 

在台灣成立團隊的理由:值得投入的戰場與戰友

其實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在金融產業之外的應用發展,也才幾年的光景,一路上如何跨越技術障礙的門檻,如何建立更加穩定的系統,並讓更多使用者了解與加入,是即將上線的 Bitmark 面臨的主要挑戰。但言談間 Sean 總顯得自信且樂觀,透露出他對於現有團隊的高度信任。在被問到身為一個美國人,為什麼要選擇將主要團隊設在台灣?Sean 娓娓道出他與台灣的深深緣分。

 

Size fit 600 3

照片說明:Bitmark 辦公室

其實 Sean 來台灣已有十幾年的時間,2003年 Sean 來到了新竹,作為軟體工程師為當時的手機公司開發新的作業系統。當時開源的潮流正盛,Linux、Apache HTTP Server、Firefox  等相繼問世,但公司卻選擇從零開始用封閉的方式開發,最後花了三年的時間,仍然沒有成功。但 Sean 被開放原始碼(Open Source)所帶來的自由與開放性所啟發,於是決定自己出來創業,開發使用 Linux 作業系統的手機,希望讓人們可以自由安裝自己選擇的程式,這是在 iPhone 發明的前一年。Sean 提起當時的初衷 :「我們希望讓人們擁有自己手機的掌控權,但整個開發過程比我們想的還要昂貴,再加上 Android 與 iPhone 的上市,計劃被迫中止。」

從這兩次的經驗中,Sean 累積了豐富的軟硬體開發經驗,於是找了幾個之前的同事一邊從事顧問,一邊尋找下一個方向。在決定了要做的主題之後,2014年 Sean 與幾個之前公司的夥伴一起成立了 Bitmark。而 Sean 解釋決定留在台灣創辦這家公司最主要的原因在於:「因為我想要一起工作的夥伴們都在這裡。另外一個角度是從市場的角度來衡量,如果你思考所有權和財產權的概念,在美國已經有幾百年的歷史,但在亞洲這是相對比較新的概念,但是卻又是很重要的事情。因為亞洲人很相信擁有財產等於穩定與財富,虛擬貨幣或是貼圖比起美國市場在亞洲市場相對更受歡迎,我從中看到數位資產系統跳躍性成長的機會,許多消費者行為已經在那裡,他們其實認同數位資產是有價值的,只是沒有想過擁有和販售。」

 

所需人才特質:首重多元觀點與創意思考的能力

目前 Bitmark 大概有 14 個全職的團隊成員,分布在越南、美國以及台灣。Sean 坦承他們的標準非常高,所以應徵的速度相當慢,最主要來自於他之前創業的經驗。他說這幾年他歸納出一些用人的心得,當一個人正式加入團隊之後,幾乎不可能不對團隊造成任何傷害就請他離開,即使純粹是因為他表現不佳,整個過程對團隊來說還是很不舒服,因為這樣的堅持,Sean 對徵人這件事非常謹慎。

那麼 Bitmark 在找的人需要有甚麼樣的特質?「最重要的是要對我們正在解決數位資產的所有權的問題有很大的熱情和興趣,你必須要相信未來是數位資產+個人資料的時代。然後我們在找能夠有多元觀點與背景的人,專業能力的要求當然是基本,但是我在找的是有一點瘋狂,很有創意的人。像我們有一個成員可以寫20種以上的程式語言,又可以自行製做不需作業系統的嵌入式裝置,另外一個成員則是上過軍事學校,卻又同時擁有科學及藝術的背景。我喜歡看到這樣看似衝突的經歷,這代表他能從不同的角度來思考事情,在解決一個未知的挑戰時,這種創意思考能力相當重要。

Size fit 600 5 

照片說明:Bitmark 辦公室

 

Bitmark 的流程主要分成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履歷的過濾,這部分 Sean 希望看到的是有趣的經歷,塑造多元觀點的可能性,如果是工程師,會需要回答幾個問題,大概會花20分鐘左右,主要了解他們對於 computer science 的認知程度,並不會太困難。

第二階段:親自面試:這部分主要會由團隊成員一起面試,Sean 提到很厲害的人只想和很厲害的人工作,所以在面試過程中讓團隊成員一起參與,使用這種自動過濾的力量是很有效的。而這階段最主要的過濾原則是「會不會想和這個人一起工作」。

第三階段:試用任務,在大家都同意選擇某個應徵者之後,如果是工程師的部分,會有一個試用的任務,大概會花十小時左右,並需要在一週內完成,雖然技術上並不困難,但會有點複雜,應徵者要了解科技的很多不同面向,並且會需要能提出問題,討論和溝通。這部分可以在線上完成。這個階段主要是觀察應徵者面對問題的方式,溝通能力還有完成度。

 

許多新創都非常強調文化契合度(Culture Fit),Sean 卻說他不太相信這個概念。因為他想和擁有不同文化與觀點的人一起工作,他相信可以讓人們真正成為一個團隊的關鍵是想要共同解決一個問題的那份熱情。Sean 笑著說:「我非常喜歡不同文化帶來的多元性。我相信 best ideas need to win, 並不是因為我是老闆,我就可以決定所有的事情,越聰明的人越需要讓他們創造自己想要的文化,最終大家會融合在一起,是無法強迫的。所以你如果問我什麼是 Bitmark 的文化,我會說是一群人對如何解決數位資產所有權 (digital property ownership) 的這個問題都有共同的熱情以及獨立思考的能力。」

 

當資料(data)成為下一個世代的新興財產

Size fit 600 4

照片說明:Bitmark 辦公室

 

在數位世界,大平台就是法律的主宰者,他們創造規範,其使用者的所有權與隱私權日益被侵犯卻不自知。人們每天都在不知不覺中不斷創造各式各樣的資料與內容,卻並不真正擁有它們,例如當你拍照上傳到 Instagram 這樣的平台,平台擁有了你的照片;當你帶著你的手機到處走,你的地點移動的資料,Google 將這些搜集後提供給廣告商投放廣告換取獲利,在我們周遭充斥著更多這樣的例子。Sean 強調除非人們能真正擁有他們所創造的數位資產以及資料,並且從中獲利,否則這個問題只會更嚴重,Bitmark 正試圖幫助每個人奪回數位資產的所有權。

目前 Bitmark 先鎖定創作者以及研究者、與這兩塊社群以及代表性的機構開始建立合作夥伴關係就成為現在最主要的發展策略,「目前我們會先聚焦在中國、香港和台灣,還有英語系國家---美國加拿大,然後再拓展到其他的國家。」Sean 說美國那邊已經與許多大型機構洽談順利,今年就會公開部分合作夥伴。Sean 認為台灣擁有高水準的人力資源,將作為 Bitmark 進軍中國市場以及東南亞的立基點,以及在東方市場的商業開發 (BD) 中心。

 

目前 Bitmark 正在 Private Beta 的階段,收集更多初步使用者的反饋並進行修正,希望讓這個模式開始運作並規模化,預計幾個月內很快就會開放給所有想要加入的人。如果你也對解決數位資產所有權的問題深具熱情,期望能走在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應用的最前線,相信資料會成為繼土地與知識之後,屬於這個世代的新興財產(data is the next major asset class ),現在就趕快投遞履歷,加入 Bitmark 一起打造改變下一個十年的創新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