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絕對排在人生重大挫折的前幾名,而失業時,「錢」當然也是最重要的事之一,本文作者分享他如何好好利用日本政府的資源,讓失業成為邁向人生下一個階段的轉機。

這篇文章,是最真實的紀錄,絕對沒有美食跟溫泉打卡,是痛苦外加血淋淋,以及精神力上的淬鍊。

 

當失業降臨,只能靠自己站起來的日子。

回想起來真的很瞎,那一年我竟然在日本失業了,原本就不太輕鬆的海外生活,頓時陷入困境,不敢告訴在台灣的家人,在日本不敢出門參加聚會,我該回台灣?還是繼續留在日本?眼看時間漸漸緊迫,伴隨著本來就不多的銀行存款越來越少,我到底該怎麼辦⋯⋯

失業,無職者。絕對是人生重大挫折中排名很前面的幾個,不過值得慶幸的一點是,這可不是每個人都會遭遇的經驗,有人因此一蹶不振,但有人因此累積了人生底層的厚度,更加了解自己以及未來的計劃。

回想一下是不是大概都有這樣的經驗:一般人所謂的短暫無職,這當中含有一點點幸福的味道,因為有可能是已經確定了下一份工作,但在前一份工作離職後一段緩衝可以休息的日子,也許能夠頹廢睡覺到自然醒,或是設計一個短暫的旅行,整理好心情進入下一個階段。

但身為失業經驗者,能深刻體會到的就是跟時間以及生活費賽跑的日子,沒有工作不知道未來在哪,沒有人能夠提供你任何精神上的協助,即便身心感受到極大的煎熬,還是得逼著自己調整心情到處參加說明會以及面試。

在那段失業的日子,我還是盡可能把當下的心情記錄下來,雖然當時真的覺得搞不好自己就會這樣離開日本了,但是心裡總還是覺得有些希望,覺得自己應該可以熬過去。失業時最重要的幾點事情當中,「錢」當然是排名第一位,在這裡除了節錄分享當時申請失業救助的故事之外,也順便整理一下如何好好利用日本政府的資源,讓自己在失業期間的生活不至於太辛苦,也許能成為邁向人生下一個階段的轉機。

這些是最真實的紀錄,絕對沒有美食跟溫泉打卡,是痛苦外加血淋淋,以及精神力上的淬鍊。

 

Size fit 600 2

 

之一 失業的第一天:心情不好

時間回到2015年的7月,這年夏天特別炎熱,學生都跑去放暑假,在日本工作的台灣朋友到處遊玩打卡,宿舍在整修空調以及外牆更新,天氣非常晴朗,是個適合出去旅遊的日子。

而我失業了。

我永遠記得,7月27日,是我離職後第一個週一上班日,東京都也伴隨著日出開始活絡起來。我告訴自己就算是失業也不能睡到自然醒,這是習慣以及原則問題。一樣早起,快速的晨間淋浴,吃了早餐,今天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申請失業救濟金。

這是一位在日本很久的朋友告訴我的訊息:在日本就業賬面上的薪水(年收或月收)與實質上收到的薪水(手取り)差距很大的原因就在於日本公司會幫你保健康保險以及僱用保險還有繳納國民年金等,通常對於外國人來說,在日本幹到退休基本上機率是微乎其微,所以每個月被扣掉那麼多錢在回國時無法全額拿回來的。其中僱用保險的用意之一,就是在退職期間,國家能夠支付你一段時間,固定百分比的錢當作失業找工作時的津貼。

對於這筆不多也不少的錢,我必須盡快去申請。

一樣穿了上班的樣子,確認申請失業救助金需要的文件以及印章,穿上皮鞋,背了背包,出門前不忘看看頭髮是否整齊。抬頭望了望天空,恩,這天太陽很大,但我不用趕電車,不用怕遲到,因為不用打卡了。

 

之二 正式感受到失業的那一瞬間:申請救助金

申請失業救助金的單位是居住地隸屬的ハローワーク (Hello Work)的地方,這是公家單位,有點類似市役所,鎮公所這種爽缺,可以協助處理一般勞動紛爭,保險支付,諮詢,失業救助,就職支援等等的活動。但由於國家單位確實在效率上不是說很到位,所以針對就職活動或轉職協助的部分,有很多其他的私人單位公司可以幫忙,他們的平台更大,服務更好,且成功率比這裡更大。

但我知道我的目的只是跟國家要錢,這樣而已。

我住在西東京市,必須前往位於三鷹市的單位,搭乘公車距離半小時的地方,因為身上黃金有限,便騎著腳踏車慢慢晃過去了。已經不是第一次使用日文辦嚴肅的事情,所以不是很擔心,因為是第一次申請,所以我非常仔細聽了服務員的介紹,填寫表單,以及提出證件,接下來就是等待叫號碼。在等待的過程中,我觀察周圍的人,基本上坐在這裡的,百分之百確定應該是屬於失業狀態的人,果然都有一種很低落,無助,絕望的氛圍,女生還會稍微化一下淡妝,擦一下指甲油,而男生就隨便穿個襯衫,西裝褲,很明顯感受到在日本有錢跟沒錢的社會差異。我是在場唯一的外國人,基本上要不就是回台灣事情就結束了,但若我今天是生活在這垂直社會的日本,應該情緒會更不一樣吧。

 

Size fit 600 3

 

叫到我的號碼了!

負責我案件的是一位年記跟我差不多大的姐姐,起身自我介紹跟我行了禮,坐下,停了一下,就問我的狀況,我把來日本之後就職,一直到為什麼要離開前一份工作導致現在必須申請失業救助金,很完整的告訴她,講完後其實心情莫名的舒暢了些,他很仔細地告訴我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要注意的部分,繳納的文件等,從頭到尾都是面帶傳統日式服務的笑容。雖然我不認識你,但是我真的很謝謝你。

接著有另一位先生協助我登錄 ハローワーク 的求職資源網站,基本上就是給日本人找工作的平台,有打工,派遣,或是契約社員的職缺,登錄之後可以上網自己查詢,然後應徵,而單位會協助咨詢等工作。但我看了一下,大概都不太適合外國人的適性,所以我只是登錄應付了事,隨便看看就關掉了。但可以感受到的是,雖說是公務員,但是他們對我們這些失業者都很客氣,但是眼神中傳遞一種同情的感覺。

接下來還必須聽兩次講習,一次文件整理,我的就職條件可以從2015年11月底開始領失業津貼連續三個月,若找到新工作開始就職就會停止津貼補助。我的立場,當然希望快點有新工作,誰都不願意為了失業救助金而故意不找工作的吧。

下午辦完事情走出那棟大樓,原本刺眼的太陽天,斜下了一片暖暖的夕照,踏著這也許彌漫著悠哉又夾雜一點不安的空氣,失業了,但我告訴自己,兩年前的我還無法用日文辦事情,流暢地傳達給對發我的想法,現在我可以了,我是台灣人,我得對自己有自信。

這樣鼓勵自己。

不過也深刻感受到,在正式成為失業者的那一瞬間,我對自己徹底失去自信,因為在別人眼裡,自己是不是外國人,哪間名校畢業,有什麼專長競爭力已不再重要,你跟其他人一樣,必須開始儘快重新整理好心情,面對討人厭的日本轉職求職旅程。

 

之三 日本就業促進座談會實錄

上次提到去了辦理失業救助的 ハローワーク申請手續,但是在發放失業救助金之前,必須經過多重關卡,比方說要參加兩次座談會,以及他們會確認你是不是有用心在進行就職活動,還會用各種方法確認你確實是失業狀態。 我有時候在想,失業狀態這檔事應該沒甚麼人真心想確認吧,是的,我失業了,然後還要提交一些證明,沒有幾個人甘願去做的吧。

今天是第一次座談會的日子,由於場所離我家不算遠,為了省車錢乾脆就決定騎腳踏車去了。座談會會場位於一棟舊大樓的地下室,即便參加的人都是失業者,但是日本人基本的禮貌,女生會化妝還是有的,只是還是很明顯感受到氣場是負能量比較多的。

我在想,身為一個外國人,也許知道這種失業救助的人本來就比較少,另外也大部分的外國人失業後大概就是回國,但我出於很多家人跟自己的因素無法立即回去,這又是另一個故事這邊就不談了。話說回來,在台灣應該也很少聽到外國人失業,或是要求失業補助的吧,想想我還真是奇杷。

座談會一開始,就放了一部超催眠的影片,大致內容是一些短劇提供心理建設,或是求職需要注意的事項,當然短劇最後就是失業者終於找到的工作,影片在令人激昂的音樂中結束,接著出來一位負責人,毫無感情的鼓勵大家,解釋接下來的手續,因為下面的事情與錢有關係,感覺大家都很注意在做筆記。

身為一個外國人,能跟日本失業者坐在一起聽講,已經覺得自己很了不起了,雖然不是甚麼光榮的事情,但是想想這些日本人一輩子都得在這種就業環境中,我大概是短暫的失業,未來的計劃也慢慢在掌握之中,這小小的空窗期不算甚麼。雖然這樣鼓勵著自己,但心裡還是有些許不安,不知道還要多久才能結束。

座談會結束,已是傍晚時分,天空鋪著夕陽的顏色,地上的影子被拖的好長,騎著腳踏車在附近繞了一下,是我能奢侈的感受到幸福放鬆的時刻。

 

記得時常檢視自己的時間以及資金

最近聽到很多周圍的朋友計畫在今年轉職,說真的在海外轉職確實得費一番工夫,不光是時間跟金錢,都需要好好考慮後再進行。但是我個人是認為一個好的轉職絕對是一個好的投資,除了收入跟人際網路都有可能會更加升級之外,也許還能夠改變自己後續的人生。當然擁有一份對自己來說是有意義,對自己人生有正面影響的工作,在海外是一件非常重要事,因為這會影響你在海外與台灣取捨時的一個很重要的關鍵,也是在外國人社會中,是否能站穩腳步進化自己,並且有相對穩定經濟來源的基石。

 

Size fit 600 4

 

對於如何進行轉職,其他文章已經分享過,這次番外篇想分享轉職期間的經濟補充。一般來說,大家開始有轉職念頭後,大概都是騎驢找馬,確定新公司後再提出離職,這對於經濟狀況來說是最安全的。但有時候基於許多原因,也許無法帶職轉職等狀況,得被迫先提出離職再進行轉職的話,比較適合本篇文章提到的內容。

如同文章中所提到,日本的雇用保險中有一項失業補助金,若因本人意願而非公司方強迫進行離職手續,則可以在失業日開始起算後三個月起開始領失業補助,每個月依離職前月收入分算,約可領到8萬日幣到15萬日幣不等的補助金,但他們有另一個制衡的「再就職補助金」,

簡單來說,就是政府鼓勵失業者盡早找到工作的再就職獎勵金,越早找到新工作,領的錢就越高,這個金額也是有一個公式依先前的月收入以及失業天數等計算而來。

至於整個流程,因為基本上是在日本國內會發生的事,所以就假設大家日文沒問題,可以自己上ハローワーク的網站上查詢。
簡單整理如下:

提交離職手續 → 確定離職日期 → 收到前職的退職證明書 → 準備好相關身分證明文件 → 前往戶籍地所屬的ハローワーク失業保險窗口諮詢並登錄 → 資格審查 → 期間須參加兩次再就職輔助座談以及兩次定期失業認定手續 (就是讓他們知道你真的是失業) → 三個月後開始領取失業補助金。(若提早找到工作,也是到窗口提交在就職內定通知書,這就往再就職獎勵金的手續走。)

過程中,他們會定期確認失業者本人是否有心找工作,這大概就是請你填一下最近的面試情況等等,我是覺得這可以大概填一下就好了,基本上就是下面幾點重要的部分:

  1. 確定前職有幫你申請就業保險 (這一定要確認)
  2. 確認拿到退職確認書
  3. 有在留資格 (工作簽證或是任何相關再留簽證)
  4. 期間內無論如何一定要參加那兩次座談,會蓋印章確認。

 

結語

在日本工作從收入中扣除了許多稅金或是社會福利保險等,所以我個人認為若是可以申請的補助絕對不要對日本政府太客氣,否則這一切都太划不來了,再就職獎勵金的部分我也覺得算是很甜的金額,以個人來算,因為算是早期再就職,因此就職後約一個月就領到比以前月薪還多的獎勵金,也是不無小補呢。

我想,並不是每個在東京的外國人都是看起來吃喝玩樂的,時間一久緊接著要面對的就是現實的考驗,有人耐不住寂寞,有人要結婚,但最常遇到的問題就是: 目前的工作不符合自己的價值觀,但想找工作沒工作機會,想轉職但時間不夠,生活費也快沒了,在日本沒有錢及時間,就無法活用在東京的資源,最後這樣會帶著遺憾回台灣。

被迫離開,是最悲傷的心理折磨。

在此也祝福今年計畫轉職或目前正在暫時在失業的朋友們,一切順利! 並且一定要記得:天無絕人之路 — 的前提是需要堅持比別人多努力一些,相信自己一定能跟別人不一樣。

真的就那麼簡單,但能做到堅持的人也真的不多就是了。

 

【本文已獲得授權,轉載自 那年夏天,我在日本失業:關於錢的大小事 by 王伊森,原文出處 WORK LIFE IN JAPAN

【想了解更多王伊森關於日本職場生活的分享? 請關注 嗨唷~ 我在首都圈的日子 Tokyo Worker伊森:
「我在首都圈的日子」

 

 

【徵稿/寫手啟示】

mit.Jobs Blog 即日起擴大徵稿及固定專欄作家,邀請居住在全球各地、各種國籍與職業的寫手,發表你最真實的海外工作生活觀察與趨勢觀點。寫作語言中英文皆可,請將您的word檔案格式稿件或部落格連結/作者簡介/聯絡方式/通訊地址寄至yvonnechiu@mit.jobs。

【Call for Submissions and Columnists】

mit.Jobs Blog is now looking for new writers and regular columnists to join us, regardless of nationality and occupation. Writers who have special stories, perspectives, observations about their career, overseas experience, for instance, are welcome to share stories here with our readers! Writings both in English and Chinese are acceptable. Please submit your articles or your blog link to yvonnechiu@mit.jobs with a brief introduction of yourself, your contact and mailing address.